威马汽车,到底在急什么?
2021-04-22 16:03:20 小编 人浏览

 急需输血,但上市难产

文 / 斑马

出品 / 节点财经

当下造车新势力谁最焦急?威马或许是其中之一。

论销量,威马2020年累计总销量为22495辆,同比仅增长33.3%,增速远低于“造车三傻”(蔚来、理想、小鹏),2021年1月和2月,威马销量分别为2040辆和1006辆,而且直到今天威马还没公布至一季度的交付量。

数据来源:威马上市辅导材料

论现金流, 2020年前三季度,威马汽车的账上现金为42.14亿;然而威马的亏损也非常严重,从2017年初到2020年9月,威马已经亏损了约114亿元,其中2020年前三季度亏损36.49亿元,账上的钱能撑到什么时候也未可知。

论处境,作为当年新势力造车“四小龙”之一的威马,却是唯一一个未上市的,在资本速度上,威马已经跟不上小鹏、蔚来及理想在美狂奔的步伐,另外,目前其他三家已经逐渐脱离了“钱荒”,对于威马来说,上市除了争得“科创板新能源第一股”的名号外,还要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

01 从领先到被反超,W6能救威马吗?

造车伊始,国内造车新势力的第一梯队是威马;第二梯队是蔚来、小鹏、理想;第三梯队:众泰、拜腾等等。

2019年,威马的销量被蔚来反超成为第二;去年三月初,威马汽车流传出一则消息,HR通知全体员工取消2019年的年终奖,十三薪也延长至6月发放。针对取消年终奖的理由,表示“公司2019年KPI不达标”,不知是不是与被反超变成第二有关。

而在2020年,蔚来、小鹏、理想的全年销量分别为4.37万辆、2.7万辆、3.26万辆,威马并没有如愿的挺进前三,依旧排行第四,不知道2020年落后到了第四,公司的KPI是否达标?

虽然在威马创始人沈晖看来,智能电动汽车追求的是中长期的市场回报,短期比拼销量的意义并不大。但要知道在这个阶段,销量下降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就是“致命伤害”…

首先在造车新势力的第二轮博弈中,可以看到“三傻”联合起来已经有攻击特斯拉的优势;而在后起之秀里,哪吒汽车2020年交付1.51万辆,同比增长51%;零跑汽车累计销量为1.14万辆,2019年零跑的销量仅有不足1000辆;此外,五菱、吉利、北汽、广汽等都对这块蛋糕虎视眈眈。

如果这时出现销量下滑,势必出现市场份额被其他车企吞噬,未来挤不进市场、占领不了消费者心智,谈何“长跑”?

其次,销量下降面临着现金流的问题,甚至还关系到之后的发展。

例如威马对标的是“智能汽车市场”,虽然市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智能汽车市场”会晚一步爆发,市场份额会很大,威马还有机会。

但造智能汽车,需要大量“砸钱”,对比一下和威马W6同时出现的,有华为加持的智能汽车北汽阿尔法S,华为表示在智能汽车领域今年的线上研发投入就将达到10亿美元,威马的资金实力面临考验。

此时,威马把宝都压在了不久前发布的新车型W6身上,这是号称是第一个L4级的无人驾驶的车型(注意,这是泊车场景下)。

图片来源:威马汽车官网

但有许多车评人表示,这个“自动驾驶”并不完全,只是威马为了卖车讲的“故事”,对于威马来说,W6只能算是配备L2辅助驾驶叠加场景化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对于消费者来说就是个自动泊车的升级版。

图片来源:Blood旌旗社交账号

硬件上,威马确实搭载了全球首款 L4级无人驾驶功能的AVP自主泊车系统,理论上可以实现在公开路面上的无人驾驶,但是我国道路交通法明确禁止无人驾驶车在公开道路上的行驶。

也就是说在公开道路上,威马仍然不能进行自动驾驶,但是这个故事讲出来,有误导消费者以为“自动驾驶已经实现”之嫌。

其实威马W6的配置已经“够香”,520公里续航+高级别的自动驾驶+中型SUV,但是这个价格区间品牌生存空间拥挤。

在15万~25万元区间的车型种类太多,大家都有主打的杀手锏,而且这部分价格区间的消费者大部分是首购,因而除非是不好上牌的大城市,有很多人会选择燃油车。

当然了,W6是今年迄今为止,造车新势力们唯一发布的一款新车,确实也希望W6能为威马开个好头,回款能为威马带来输血。

02 急需输血,但上市难产

销量-回款-输血-造血这是一个轮回,威马IPO的脚步放缓,迄今没有招股书,我们看不到现金流的具体情况,但从几个苗头来看,威马都亟待输血:

沈晖去年提到,威马要做毛利率为正的第一家造车新势力。

不过这个“第一”威马应该已经拿不到,已经被其他三家反超。节点财经注意到,蔚来、小鹏、理想的毛利率均已转正,基本上每家账上还躺着一大笔足够面向未来的现金,理想甚至在2020Q4第一次实现了盈利。

数据来源:三家公司财报

毛利率转正,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很重要。这意味着,大家不再是卖一辆就亏一辆,可以实现市场都关注的“盈利”。

反观威马,是月均销量不到两千辆的规模,距离毛利率转正有很大的距离。另外,威马的2家工厂分是自己建的,且都是4级智能工厂,业内人士向节点财经透露,这都是烧钱大户,4级智能工厂,光是投建到实现投产,就要花费大概400亿左右的资金,还不算人员、设备折旧等开支。

虽然自建工厂长期来看意义重大,但是短期对于现金流的压力也真不算小。

第二,2019年11月威马曾向外界透露,正寻求获得D轮融资,以海外融资为主,预计融资规模10亿美元,并有望在未来6个月内完成,但到了去年年终,这笔融资并未按期到位。

直到2020年9月,这笔钱才终于到位,而且是湖北、安徽、苏州、湖南、国投、广州等国资产业基金的“国家队”来救场,以及芯鑫、紫光、红塔集团、雅居乐、盈科等机构跟投。

其实在去年“国家队”救场没有到位时,威马已经出现了现金流危机的端倪,例如上文提到的去年全体员工取消年终奖外,还有降薪、部分裁员和离职潮等都是信号,毕竟缓解现金流压力的最快方式就是从人身上开刀。

今年2月,威马汽车宣布获得115亿元授信,由浦发银行牵头,共11家银行成团给威马支持,但是授信不同于融资,只能解近渴,该还的还是要还。

所以威马仍然需要叩开IPO的大门来还钱,另外,8年来数轮投资的股东也想要进行变现,这都是威马想要IPO拿到融资的原因。

03 上市缓慢,是谣言还是另有故事?

之前有市场消息表示威马的IPO 被中止,被传是因为威马IPO前融资进入的资方——国投旗下国投创益产业基金表示威马汽车的上市材料在审查中发现不少问题。

随后,威马汽车的创始人沈晖表示这是“谣言”,威马方面也表示上市正在进行中。但是节点财经了解到,这条谣言之所以“诡异”能掀起轩然大波,就在于“谣言”的透露方。

按理说在上市前夕资方肯定会与公司绑定在同一立场、劲往一起使,也好上市分一杯羹。而且从话术上来看,上市材料的审查到底是不是有问题也是交易所来披露,不应由股东来披露。

有投行人士对节点财经表示,这样的情况发生,或许是因为上市前的利益分配不均,各方吃多少蛋糕没有谈拢,索性“鱼死网破”。

例如去年合肥投资了蔚来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国资都有进入新能源车的,一家股东可以达成一致,但是投资人越多,各方的势力就越不好平衡。

而且威马的股东,似乎不都是“一心为它好”。

目前,威马还面对着被大股东百度拿掉核心竞争力——自动驾驶的风险,这也是威马若能上市后股价增长的基石。

百度曾经为威马汽车带来急需的资金,但是百度留了一手,投资时签署了竞业条款,即威马汽车不能自己做自动驾驶,而是用百度的Apollo自动驾驶系统。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未来硬件成本会大幅度降低、汽车的同质化、相似度会越来越高,所以,软件系统和生态系统等“体验类的软实力”才是车企的核心竞争力。

就像这次威马的“L4”一样,自动驾驶是百度的系统,一切尽在百度掌控之中,威马的成长空间可以说在被百度挤压。而且百度不仅下注了威马汽车;还宣布亲自下场造车;另外还投资了蔚来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

未来威马在科技上面对的局面有可能是,百度觉得你可用之,则用之,觉得你鸡肋尔,则弃之….

所以,有投行人士对节点财经表示,威马2021年1月底完成上市辅导后,到现在没有披露招股书也是正常,毕竟走上市的环节各家公司所用时间都不一样。如果审查没有遇到问题、还未披露招股书的原因和没有披露一季度销量的原因一样——数据不够好看。

该人士还表示,除了目前科创板IPO审核趋严外;结合最近威马发布了W6新车型的因素,可能威马也是想等待W6的热卖,给公开材料里注入一些成长性元素,避免大家对威马成长性的各种猜测,毕竟科创板还是十分重成长性的。

资本市场需要讲故事,威马已经开始用W6给消费者讲自动驾驶的故事,自然需要W6的销量给投资者讲故事。

04 结语

作为造车新势力中,唯一一个具有传统汽车产业背景的车企创始人,沈晖的代表作除了威马以外,还有当年代表吉利汽车以1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沃尔沃写进了许多商科生的大学教材。

而传统车企出身、身经百战的沈晖,应该很清楚的了解到,威马目前能否翻身,除了上市拿到钱以外,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多卖车、卖好车,用规模化的交付带来边际成本的降低,为威马的未来做背书。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欧财经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

回顶部